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帝女千瀾傳

第三十二章 帶你離開(2)

帝女千瀾傳 | 作者:六塵非空 | 更新時間:2019-10-10 01:00:1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大佬寵妻不膩逆天邪神
  顧熠城將鳳千瀾緊緊擁在懷中,揮臂分水向上離開這幽藍如幻境一般的水底。破水而出,顧熠城小心翼翼的護著早已昏迷的鳳千瀾朝岸邊游去。湖水倒映著紅墻琉璃瓦,柳樹垂下碧絳,飛鳥掠水而過,湖中蕩起漣漪。這是鐘粹宮正殿后面的一方小湖,平日里鮮有人來此,小湖寂靜,錦鯉姍姍游過。

  顧熠城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著鳳千瀾從湖中走出。一身白衣濕透,衣服緊緊貼在結實魁梧的身軀上。墨發滴水,睫毛上沾染了細小的水珠。

  懷中鳳千瀾雙眼緊閉,往日如雪的肌膚,現下毫無血色。瘦小肩膀上的血色被湖水洗凈,邊緣撕裂了的傷口,傷口向里,像頹敗中的蘭花。

  顧熠城烏黑的眸子風暴四起,流露出絲絲心痛。附身,在鳳千瀾潔白的額頭上印上一吻。傻丫頭,怎么就這么不愛惜自己呢?

  隨后顧熠城調用內力,兩人身上的水汽瞬間蒸干。或許是感受到暖意,鳳千瀾眉頭舒展,向顧熠城結實的胸膛靠近,像夏日里慵懶的貓咪,卸下往日的防備與若有似無的疏離,乖巧帶著點可愛。

  顧熠城眸子中的霧霾消散一些,目光繾綣溫柔,唇角浮起上揚的弧度。

  遠處七皇子趕來,一步一步頗具貴氣,分明是后宮廢院,竟被他生生走出皇宮金殿的感覺。洗得發白的青衫起起落落,若不是腳步略快,你會覺得他這是在逛園子。他俊美絕倫,五官分明。一雙眼睛像是浸在冰雪之中的剔透水晶。眼角上揚,帶著魅惑之力,像是那花開動京城的妖艷牡丹。此番風姿在眾皇子中,也只有太子能與之一較高下。

  見到兩人,色淡如水的唇微張開,正欲開口。視線落入顧熠城懷中的鳳千瀾,到嘴角邊的話卻說不出口,立在原地。

  顧熠城根本不理會他,若不是他算計的瀾兒,瀾兒也不會涉險。抱著鳳千瀾從他身邊走過,擦肩之時,毫無情緒道“一月之內。”聲音清冷像是寒風刺骨。

  七皇子立在原地,剔透如水晶的眼中帶著疑惑,得知自己一月之內就可以離開這破舊的鐘粹宮,走出以往的黑暗,卻沒有想象中的喜悅。手隱藏在寬大的衣袖下,手中捏著一支沾了血跡的琉璃釵。

  顧熠城抱著鳳千瀾出了鐘粹宮,一路向南,經過東一長街,轉至乾清門。向承天門揚長而去。

  春風十里,暖陽高照。草漫漫地,花香香地,穿過芙蕖塘,風自遠方吹來,宮絳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度。他的墨發與她的發絲交纏。

  顧熠城抱著鳳千瀾一路向前,李婧柔與鳳婉卿從景陽宮出來,便看見那抹清風朗月的身影。

  李婧柔新月型的眉一彎,粉嫩的唇,朝著顧熠城的背影呼喊“熠城哥哥,熠城哥哥……”嬌嫩的聲音在長街上回蕩,她不信顧熠城會聽不見。

  顧熠城腳步向前,仿若未聽。

  李婧柔見顧熠城腳步不停,離自己越來越遠。一著急,小跑上前,就想去追。

  鳳婉卿眉頭微皺,一把拉住了李婧雪,朝她搖頭,表示不贊成“婧雪妹妹。”

  李婧雪被鳳婉卿攔下,眼角濕潤,呆滯的看著鳳婉卿。

  鳳婉卿嘆道“你是公主,他是臣。”

  李婧柔恍然,是啊,從小就有人對她說她是皇帝陛下最寵愛的公主,注定要背負皇室公主應背負的責任。也是從那天起,她樣樣學好做好,只為討父皇開心。直到她十三歲那年,遇見了他,既見君子,胡云不喜?

  她甚至可以為了他放下小女兒的矜持,去向父皇請求賜婚,為他放下她的所有驕傲。

  顧熠城的身影漸漸模糊,消失在長街的拐角處。李婧柔眼眶中一滴晶瑩落下,凄美無比。

  鳳婉卿站在一旁,梳著九天髻,一身月錦宮裝。微紅的皮膚浮上一抹陰狠的笑,又瞬間換上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世子懷里抱著的人,好像是千瀾妹妹……”

  李婧柔眼中的淚突然終止,抬頭看著前方空無一人的長街,寂靜無聲。

  鳳婉卿見李婧柔這般反應,又低聲道“世子是要帶妹妹出宮嗎?皇上可沒有旨意準許妹妹出宮。”

  李婧柔新月型的眉帶著堅毅,不行,他是我的!轉身向翊坤宮方向去了,鳳婉卿暗自微笑,兩人朝翊坤宮快步而去。

  清風吹過,角鈴清脆。御書房正堂,高懸著先帝手書的匾額:“中正仁和”∫下設著紅木龍椅,椅前是一張楠木黃緞案桌,案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奏章。龍椅之后是一座屏風,繪著的是贛江東岸的落日滕王閣,題詞:“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龍椅旁是兩盞精致的宮燈,微弱的火光在其中跳躍。金漆的朱紅大柱上盤旋著猙獰的雙龍,迎面是雙龍戲珠的木雕,栩栩如生又虎虎生威。

  寬大明亮的殿堂之上,一位軍官身著戎裝,風塵仆仆中不掩軍人的英姿颯爽。雙膝與地面相碰,粗獷的聲音在大殿上碰撞“蘭州天水郡趙越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萬歲。”

  皇上坐在紅木龍椅之上,手中拿著一份邊疆戰報,細細看來“平身。”

  “謝皇上。”趙越臉色微黃,滿目焦急,卻不敢御前失禮。一絲不茍,起身站好,等待皇帝命令。

  皇上沉重的合上天水郡的戰報,聲音沉沉,略帶擔憂“現在是李少富將軍鎮守?”

  趙越拱手,鏗鏘有力“是。”

  皇上將戰報擱下,手掌扶額。

  西華大軍壓境,蘭州天水郡告急。西華此次派兵,意圖不簡單。掛帥的是西華名將平西將軍嚴峰,嚴峰曾為蔣家軍中一名小將,因為不受蔣老將軍重視,一直平淡無奇,甚至還因為訓練偷懶被逐出蔣家軍。直到蔣家滅門,西華出兵柔然。他在戰役中脫穎而出,在燃都一戰,一舉滅了柔然。

  皇上龍眼黑沉,西華年輕的帝王初登基,少年志氣,來勢不妙。而南唐近來表面上歌舞升平,實則底下未必太平。前日湘南縣還爆出了私吞官府救濟金的事情。這次西華大軍壓境,該派誰去比較合適呢?

  德公公進來,伏跪在地上“四皇子求見。”

  皇帝疑惑他怎么來了?“宣。”

  李霖瀟走進殿來,一身紫袍上繡暗紫色蟒,以片金緣,繡文為九蟒,裾左右開。玉帶纏腰,濃密的劍眉稍稍向上揚起,英挺的鼻梁與皇帝幾分相似,小麥色的肌膚,一身剛陽氣息。“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臉上毫無波瀾“平身。”

  “謝父皇。” 李霖瀟站起身來,微微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袍,拱手道“父皇,兒臣此來是想請旨去邊疆為國效力的,還望父皇成全。”

  皇上一聽,臉色微變。龍眼凌厲的盯著堂中站得筆直的李霖瀟,冷風從宣窗外竄來,殿中溫度徒然一冷。

  趙越站在旁邊低著頭,一言不發。

  李霖瀟知道父皇不喜歡他,此時被皇上盯得發毛,但是此次天水郡一行他勢在必得。只有有了軍功,他才有與李霖軒一較高下的機會。而天水郡形勢不明,父皇定不會讓太子冒險,那么就是他展示自己,拉攏軍官的大好機會。

  皇上冷冷盯著堂中的李霖瀟,眼中暗含不滿。他也曾是皇子,李霖蕭的動作他一清二楚。

  靜,十分的靜。大殿中空氣仿若凝固,讓人呼吸不暢。李霖蕭額頭出汗,承受著來自一國帝王的威壓,即使那高高在上的帝王是他的親生父親。

  趙越越發規矩謹慎,他只是李將軍下首的一名小伍長,朝中黨派之爭不敢沾惹。

  “吱呀”一聲,德公公推門而入,好似沒有發現大殿中僵硬的氣氛。匆匆上前,彎著老腰,對著皇上耳語幾句,語畢挺直腰身,等候皇上示下。

  皇上聽了德公公的話后,陷入了深思,大殿氣氛再一次陷入凝滯。

  趙越好奇德公公到底和皇上說了什么?

  李霖蕭維持著拱手的姿勢,姿態端莊,并沒有因為時間長而有不正。

  皇家禮儀歷來如此,趙越不免有些同情這位皇子。清風一吹,頭腦清醒,趙越立馬收起那一絲絲同情。那可是皇室皇子,輪不到他來同情,糊涂!糊涂!

  陽春三月,柳樹茵茵,低垂著頭,長發落入水中。承天門下,漢白玉橋上,顧熠城一身白衣,衣袖飄飄,立在橋上,懷里是一容顏傾城的佳人,此時佳人雙眼輕合。橋下水光粼粼,浮萍起起伏伏,蕩起漣漪。

  橋下,一人濃眉大眼看著顧熠城懷中的鳳千瀾, 腰間懸掛著一把長劍在陽光下散發著寒意。正是負責宮廷治安的崔將軍崔良羽“世子請留步。”

  崔良羽乃崔家嫡長子,崔皇后的親侄子,掌管禁宮治安。

  顧熠城根本不欲理會崔良羽,將鳳千瀾抱緊,穩步向前。

  崔良羽擋住顧熠城的去路,滿是老繭的手握住刀柄“世子請留步。”先前一句是為禮貌,這一句暗含殺機。皇宮治安由他守護,任何人都不能例外,顧熠城也不行。

  崔良羽眼神堅定,毫不客氣的看著顧熠城,沒有絲毫退怯。

  橋上橋下,白云遮住了艷陽,柳樹搖動綠絳,在河面上起了一圈圈水紋,護城河中的錦鯉迅速沉入水底。一場戰火一觸即發。

  此時言柒趕到承天門,衣裳浸濕,大汗淋漓。見世子抱著鳳千瀾站在漢白玉橋上,而崔良羽擋在橋下,立刻奔了過去。朝顧熠城擠眉弄眼“世子,讓屬下好找哇。”
帝女千瀾傳最新章節http://www.rlmowf.live/dinvqianlanchu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鳳御九州叢林戰神最強戰神最強狙擊手戰神之王籃壇第一外掛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重生女神超兇噠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總統大人來官宣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