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明虎

第七百六十二章 走漏風聲被懷疑

明虎 | 作者:高原銀耳 | 更新時間:2019-10-10 01:06:2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大佬寵妻不膩逆天邪神
  “如果真進了刺客,朕拿你是問,你還呆在這里做什么,還不趕快去找!”皇上道。

  傅文應了一聲,眼里不時用余光掃視著場上,他希望在這些人中找出一些異樣的人來。他對那個趴在地上,背朝自己的人十分有興趣,但是有皇上在,他也不敢直接上前。“遵命。”傅文一邊應下,一邊還朝趴在地上的女子瞧了瞧,那個女子背朝著自己,并且用長發擋住了,傅文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臉。

  “你還不快出去找!”皇上又厲聲說道。

  傅文心里有想法,但是也無可奈何,他只得幸幸地出去。在廳外,他招呼住了兩個錦行業衛,輕輕地道:“你倆盯在這里!”

  兩人應了一聲。

  傅文帶著其他人向著一邊撤去。

  趴在地上的這一位姑娘正是王老虎,傅文來的急,王老虎無從躲,所以只得將就扮了一回女裝。花神會的姑娘們,正想四下散去。

  “你們稍等。”王老虎喊住剛要離開的姑娘們,對皇上說道,“我和皇上約在這里見面,傅文他怎么會知道?”

  “你是說我們的人中出現了內奸?”皇上問道。

  “他嘴上雖然說是有人看到,但他卻說不上進入有多少人,所以我猜 想是我們的人中出現了問題。”王老虎道。

  皇上也沉思道:“朕的口信是由你的人親自傳達給你,并沒有經過其他人之手。”

  從皇上的意思中,王老虎聽出從口信傳出來看沒有任何問題,那么就是說問題很有可能出在王老虎身上,到底自己哪里露出了問題,讓錦 衣衛的人發現了。

  這口信是在自己晚飯后得到的,而這一段時間里,王老虎與二夫人說過一些話,然后又去了怡紅樓,難道是自己在怡紅樓的時候被人盯上了。

  “皇上,你還有什么話要交待與我的。”王老虎問道。

  皇上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了。王老虎后來猜 想是因為場上多了一些花神會的女子,所以他不便多說。

  皇上在一個姑娘的陪同下離開了大廳,在出門的一剎那,他卻回過身來,道:“要留意傅文。”

  皇上在出門前的時候,卻對王老虎說了這句話,他明白,皇上是在囑咐自己,要小心傅文,他剛來過這里,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或許他并沒有死心,仍在暗處觀察著這里。

  “王公子,我先出去看看。”一個花神會的姑娘說道。

  王老虎點點頭,在這個時候,自己不能疏忽,傅文的人有可能躲在一邊,觀察著這里。

  過了一會兒,姑娘返回廳內,對王老虎道:“王公子,我走了一段,并沒有發現衣衛的人。”

  玲玲道:“或許他們的人都走了吧。”

  王老虎相信剛才的姑娘出去后回來所說的事,她轉了一圈,沒有發現異常很正常,但他更相信,傅文的突然而來,是嗅到了什么風聲,所以在沒有得到一些消息之前,他們的人并沒有死心,或者說他們并沒有走遠。

  三個姑娘結伴而行,從廳內出來,而一直躲在這里暗中觀察的錦衣衛,突然間就將她們給攔住了,把這幾個姑娘嚇了一跳。

  而此時的王老虎已經和其中一位姑娘換了衣裙,與玲玲在其他三位姑娘出來引開錦衣衛的人不久之后從廳內溜了出來。

  “王公子,你隨我來。”玲玲輕輕地說道。

  王老虎在玲玲的帶領之下,重新回到了那一間房子,房子里,馮升還在等他。

  王老虎又換上了自己的衣服,問玲玲道:“玲玲姑娘,在這個地方,大家能適應嗎?”王老虎口中所說的大家,指的是花神會來豹房的所有姑娘們。玲玲道:“你們既然來了,就會適應這里。王公子,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外頭有錦 衣衛的人,你們可要小心。”

  王老虎點點頭道:“一切盡在不言中。”王老虎明白了玲玲話里的意思,再次問道:“右護法,她好嗎?”

  “她也知道王公子你今天 會來,我沒有想到她會不來見你。”玲玲的話中似乎有另外一種意思,兩人多日的不見之苦,卻是因為什么,而不讓右護法來見自己,王老虎知道此時不是兩人見面的最佳時機。

  “王公子,我在前邊領路,你們跟我來。”

  玲玲邊說邊打開了房門,向外探了一下頭,卻是沒有發現錦 衣衛的蹤跡,剛才的幾位姑娘去引開了錦 衣衛,相信一時半會兒,他們不會來這邊。

  玲玲領著他們出了房來,王老虎和馮升在后面跟前,很快就到了來時的門口,玲玲道:“前邊就是出口了,王公子,小心。”

  王老虎道:“好,告訴所有姑娘們,我為花神會有你們而驕傲。”

  “王公子,再見。”玲玲說道。

  王老虎點點頭,他的心里不知何時涌上了一股酸楚,味道怪怪的,再見這個詞有兩層意思,暫時的分離,可以再見,而另一種卻是永不再見。

  門就在眼前,錦 衣衛的人卻不再而來

  此時的王老虎府也不再安生。

  “咚,咚,咚”在寧靜的夜晚,這樣的敲門聲,格外的刺耳。馮柳兒,卞程程被這樣的急促的敲門聲驚醒,貼身丫鬟和錦 靈也緊跟在后面,她們披著衣服從房間里出來。卞程程問道:“王彪,發生了什么事?”

  王彪道:“兩位夫人,我去看看。”

  這樣急促的聲音,卞程程和馮柳兒預感到有一絲絲的不安。

  門打開,門外站著蕭霖,原來是他帶著一些錦 衣衛在深更半夜來到了府上,看樣子,他們的確是收到了什么風聲。

  “你們是?”王彪還沒有問出口,蕭霖將王彪揮在一邊,一揚手,后面的錦衣 衛便直沖沖地向府內沖來。府內的護衛也抽出馬來將錦 衣衛擋在院中。

  王彪從門口進入 院中,回到了卞程程的身邊。

  馮柳兒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竟在夜里闖入我府里,你們可知這里是什么地方?”

  蕭霖道:“王夫人,卑職是錦 衣衛蕭霖,我們收到了消息,皇上那邊混進了刺客,所以命我們錦 衣衛前去捉拿刺客。”

  “原來是蕭大人,既然有刺客,你為什么不去捉刺客,反而來到我們府上?”馮柳兒問道。

  “我們是奉了傅大人之命,來請王大人的,想請王大人一起前往捉拿刺客。”蕭霖道。

  馮柳兒和卞程程對視了一眼有,卞程程接道:“相公白天里兵部事務繁忙,現在正在休息,不便打擾,更何況,這宮里面出了事,應該是加緊時間護住宮里,怎么蕭大人還帶這么多的錦 衣衛出來我府上?”

  “這……”卞程程的這一句話將蕭霖給怔住了,“王夫人,事發突然,我怕一路之上還有刺客的 人,所以多帶了一些人來。王夫人,你們趕快將王大人請出來吧。”

  馮柳兒和卞程程清楚,王老虎并不在其中任何一人中過夜,他會不會在書房?如果他在府內,這樣重的敲門聲,他早已經知曉,還會等到現在,讓兩個女人在這里處理。

  卞程程道:“錦 衣衛里人才輩出,保衛皇宮,自是職責之一,雖說護君重要,但我家相公只是在兵部,況且也不差相公一人。”

  “王夫人,王大人也是我們錦衣衛的一員,這可是有任命的,傅大人器重王大人,所以特地讓我來請他的。”

  這一場沖突可能避免不了了。

  卞程程將王彪拉至一邊,輕聲地問道:“你知道 今晚上公子去哪里了嗎?”

  王彪當然不知道,去見皇上這樣秘密的事,除了一同去的馮升,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見到王彪一臉的茫然,卞程程清楚了,王老虎是去辦事了,但要如何應付眼前的蕭霖,如何瞞天過海,這可是件不易的事。

  “蕭大人,你可帶有手諭?”卞程程問道。

  “這……”蕭霖又一次啞口無言。

  “我不明白,宮里與我府上相距這么遠,錦 衣衛舍近求遠,這可是不正常的事,所以我懷疑這是不是蕭大人故意想出來,來騙我們婦道人家的把戲?”卞程程道。

  “王夫人,保護皇上,這是刻不容緩的事,請王夫人趕快將王大人請出來。”蕭霖道。

  “你夜闖府上 ,又沒有手諭,你讓我怎么相信你?如果你騙我相公,要害他,那怎么辦?”

  “王夫人,我現在不是跟你開玩笑,你的命也好,我的命也好,也抵不過皇上的命,我勸你馬上將王大人請出來,要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蕭霖甩下了一句狠話。

  卞程程剛想對應,卻被馮柳兒一把攔住,她對蕭霖道:“蕭大人,按理說我們應該相信于你,這樣,你先回去救皇上要緊,我們馬上去請相公。”

  蕭霖笑了一聲:“兩位王夫人,你們千方百計寺阻撓我,是不是王大人今晚根本就不在府內?這么晚了,他也沒有回府,他究竟做什么去了?”

  “蕭大人,你怎么知道相公不在府內?”馮柳兒道,“相公這幾日公事繁忙,正在休息,我們只是不想打擾他。”

  蕭霖道:“還是麻請王夫人將王大人請出來吧。”

  見到蕭霖直意要見到王老虎,馮柳兒和卞程程也是沒有法子了,錦 衣衛不能得罪,就連她們兩位女子現在都 知道。

  時間只是在僵持,也僵不了多少時間,卞程程希望此時王老虎能回到府中來,但是他在哪里?誰也不知道,就連王彪,他的貼身隨從也不清楚下落。

  “錦 靈,去請公子。”卞程程說道。

  錦 靈應道:“是,二夫人。”但她不清楚要到何處去找王老虎。

  馮柳兒輕聲道:“錦 靈,你從我房間里找起,再去二夫人房,如果沒人再去書房看看。”這樣說話本身就很奇怪,作為夫人的馮柳兒,應該清楚自己相公所在,讓錦 靈先去自己房里找,沒有再去其他地方找,這本身就奇怪的很,就是怪事一件。

  錦靈有些茫然,她依舊兩位夫人的吩咐,去

  到房里找王老虎,她一步一遲疑地向著馮柳兒的房間而去。

  “蕭霖,蕭大人。”錦 靈還沒有走開幾步,從府內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大家懸著的心都放松了下來,這聲音很明顯就是王老虎的聲音,他已經回來了。

  原來,王老虎在從豹房里出來了之后,一直往回趕,老遠就能望到府里有燈火,而且是這樣亮的燈火,他預感到府內有事發生,所以,從街頭的角落往府外望去,果然就看到了在府外駐守的錦 衣衛。

  王老虎明白,這是傅文在了解到自己的一些動向之后,在豹房沒有找到王老虎,連夜想在府上求證。所以他從府的后門進入了府中。

  見到王老虎披了一件睡衣來到院中,蕭霖道:“宮里來了刺客,傅大人讓我來請你回去,一起捉拿刺客。”

  王老虎笑笑,這樣低級的借口都 想得出來,不論是在宮中還是在豹房,出現了刺客,最好的法子哪會是來請王老虎,等他趕到,這菜不知涼到什么地方去了,“有這樣的事,蕭大人,你稍等,等我換件衣服,馬上同你一起進宮。”

  而湊巧的是,從府外進來了一個錦 衣衛,對蕭霖說道:“蕭大人,刺客已經逃走了,傅大人讓我們馬上回去。”

  蕭霖勉強一笑,對王老虎道:“既然這事已經解決了,王大人,你可以安心在府內睡覺了,我要馬上回去向傅大人交差。”

  “蕭大人,慢走。”兩人相互行了個禮。

  看著蕭霖走出府外的一剎那,王老虎明白,傅文已經在懷疑自己了,而他們為什么會懷疑自己,是因為自己在今天晚上去見了皇上,而這個消息為什么會泄露出去?這種種的謎團留在王老虎的腦海里。

  劉謹房中。

  “劉千歲,昨夜,我們收到消息,說王老虎去豹房見了皇上,可我們沒在豹房找到他。”傅文道。

  劉謹嗯了一聲,好像故作深沉,他摸著前邊的一根煙桿,問道:“到府中去找了嗎?”

  “所以我連夜派人去了他府中,沒想到,他竟然在府中出現了。”傅文道。

  劉謹只是一笑,道:“消息不會有錯。王老虎不識抬舉,看來這廝養不熟。”

  “要不要我們立刻將他輯拿?”傅文問道。

  劉謹玩弄了一下長煙斗:“這煙斗,我在手中玩弄了這么多年,它可曾逃出我的掌心?”

  “我是怕王老虎這小子耍出什么花樣出來。”

  “一只小小的蟻螻能玩出什么花樣,我就要與這樣的對手玩玩。”劉謹此時卻是非常地開心,臉上浮出了一絲絲奸笑。

  “我們在宮里發現了一張熟悉的面孔,你猜 他是誰?”傅文神秘地向劉謹匯報到。

  “你跟我打什么啞謎,說,你看到了誰?”

  “正玄!”

  正玄,對于這個人,劉謹還是有印象的,幾年之前,他因為不服自己,所以安排傅文將其滅殺,幾年前的一幕再次浮現在劉謹的腦海 中。

  正玄在錦 衣衛的職務并不低,所以他時常跟在傅文的身邊,屬于保護劉謹安全的人選之一。這一次,劉謹與左右丞相等人正在商量豹房之事,而這件事正是劉謹架空皇上計劃的一部分。

  “等我們這豹房造好,皇上住進了豹房中,享受絕妙的天倫之樂,我們也算是功德一件。”劉謹道。

  “我們作為臣子的,也要為皇上考慮,他日理萬機,也是應該好好享受了。”姚稟凌道。

  劉謹笑笑:“這網羅天下的美女,可要仰仗各位大人了。”

  姚稟凌也笑笑,道:“大明有些東西很缺, 有些東西卻是不缺,美女這東西,北方,南方,都 有,而且是各俱風韻。”

  麻仁也哈哈笑笑,道:“我們照顧好了皇上,以后這日子可是要越來越好了。”

  劉謹對麻仁的這句話并不是很滿意 ,見到剛剛還在笑的劉謹突然拉下了臉,他隱約感覺 到了什么,便附和著道:“照顧好了皇上,這全是劉大人的功勞,我等人等以后全聽劉大人調遣了。”

  在沒有建豹房之前,劉謹已經拿過了錦 衣衛的指揮權,姚稟凌自是看在了眼里,這朝中誰有更大的權力,劉謹千方百計地說服皇上建起豹房,當然有自己的私心,而這一切,朝中知道的人并不在少數,但都是高高掛起,莫不關己嘛。

  而他們幾人在房中的談話,卻是惹怒了守衛在房外的一個錦 衣衛,此人正是正玄,他將手中的雙截棍緊 握在手中,反手一甩,從房外沖了進去,這一下,將在房內的幾個人嚇了一大跳。傅文忙將手中的刀抽出,同時喊道:“來人!”

  繡春刀率先向前進入 房內的正玄擊過去“當” 的一聲,與雙截棍擊打在一塊兒,正玄提起雙截棍,往下一掃,繡春刀拎起一豎擋,就擋住了雙截棍。

  兩人打斗的時候,門外的幾位錦 衣衛一起沖了進來,將剛剛進入 房內的正玄圍在一邊。
明虎最新章節http://www.rlmowf.live/mingh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鳳御九州叢林戰神最強戰神最強狙擊手戰神之王籃壇第一外掛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重生女神超兇噠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總統大人來官宣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