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全球諸天時代

第三百一十七章 斬落天人!(二合一)

全球諸天時代 | 作者:化三生 | 更新時間:2019-10-10 01:06:2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大佬寵妻不膩逆天邪神
  千里的行程說來也不遠。

  在第三日的中午。

  隨著車隊前面的衛城主車子停下,停在了一處類似于山谷口的邊角下。

  坐在后方車內的江蒼朝著四周望去,資料上所標記的地方是到了,前方是一片山脈廢墟,連綿不規則的山石遍布遠方整個視野。

  再伴隨著‘滴答答’昏暗落雨的天色沒有任何變化,這里的山巖上的灰塵被沖雨水沖的干凈,但是山巖下,縫隙內,卻是泥濘稀疏,看起來就不想朝著里面鉆。

  “就是這個地方。”

  ‘咔嚓’前方車門打開,一瞬間灰色的靈氣籠罩整個車隊,隔絕了天空中的小雨。

  衛城主身背一桿合金荊棘長槍,下車以后就望前方,也沒提途中送于眾人的高級荊棘一事。

  哪怕是有人想提,可當見到了這個情況,就沒有人一人言語荊棘。

  尤其之前反對前來的那人還是率先第一個開口,直接打開了這次關于荊棘獸的話題,更是從側方面的追捧衛城主,“主城內的人才還是多啊..要是換作其他的城市,這么準確的預報天氣都做不到..”

  “對對對..”不少人接話,也在稱贊,這活絡氣氛,打開尷尬的局面,他們都有所經歷,也是當不了開口的人,但是搭個話題還是沒問題的。

  可是衛城主真沒什么好尷尬的,反而直接明明白白道:“朋友們在路上都拿了東西,那咱們該好好做事了吧?”

  ‘咔嗒’塔戈沒有說話,直接向著山巖地區走去,走上了兩步又緊接著踏空,身邊灰色靈氣環繞,阻隔了四周的雨水。

  之前說話的那人更是一往無前,一副衛城主說荊棘獸在哪,他就會第一個上去試手的樣子。

  其余人也沒有什么好說的,拿人手短,只能先做事再談。

  可是斯洛先生,也就是那位和塔戈有些恩怨的金發老者,此時卻提著盒子從車中出來,遞還給了準備動身的衛城主,“城主,我與您也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您知道我的性格。而已這份禮物太過珍貴,我就不接受了。但是這次的事情,我會盡心盡力的幫助您。”

  “好。”衛城主點頭,還真的沒有再說什么,就讓旁邊的開車護衛把禮物收了起來。

  四周的人瞧見了,無動于衷,這他是他,我是我的,人家斯洛先生公司有高級礦脈,家里有。

  自己等人可是沒,稀罕著。

  包括江蒼也是不說話,就跟在眾人旁邊,他們說走,那就走,自己心思全都在高級荊棘上,等著這事處理完,回去好好修煉。

  并且任務中也有指引。

  看似是這次的任務完成,這個世界的主線就完事了。

  但是回歸時間應該還有不少,足夠自己把這些高級荊棘吸收完。

  宗師圓滿的境界,吸收的速度更快,一顆五天,一個多月的時間。

  大宗師有望!

  江蒼滿心期待,也有些放松,是約莫感知到自己‘別扭的情緒’,應該是出自那只‘天人境’的荊棘獸身上。

  也在眾人行走著,踏空而過。

  在前行三百里左右。

  行在前方的衛城主才打了一個手勢,示意眾人止步。

  ‘荊棘獸就在這片地域..’衛城主傳音眾人,指了指前方約莫一里外的一處深坑廢墟,那里像是地殼運動后的山體塌陷,形成了一個天然大坑。

  方圓約有半里,成一個不規則的隱約圓形,還有不少翹起的山體邊角。

  江蒼神識望去,就是感知到自己的神識在這里被遮掩,有一種模模糊糊的別扭感覺。

  同樣不止是江蒼。

  包括其余的眾人望著這個深坑,也覺得有些難受,就像是深坑內有什么生物在注視著自己一樣。

  哪怕是衛城主不說,他們覺察到這個情況后,也不會擅自再往前走了。

  雖然3s級別的荊棘獸,在衛城主說來是不健全的,但是那也是高他們一個大境界啊!

  ‘戒備..’衛城主再傳音一句,看到眾人都提起心神以后,也沒有再言,反而一手持著長槍,一手掌心內匯聚了一個靈氣球,又猛然朝著大坑內砸去!

  一時間伴隨著‘烏啦啦’怪響,靈氣球在空中拉長,形成音爆氣團,像是一道箭矢,短槍、在短瞬內就刺入了大坑里。

  所有人戒備。

  拿出了各自攜帶的兵器,目視著大坑。

  但隨著這道靈氣朝著大坑內擊去,四周附近只有‘沙沙’雨聲,卻沒有任何反應。

  好似這大坑貫穿了整個星體,這道靈氣還沒有打在盡頭?

  眾人思索著,戒備依舊不亂,沒人傳音與對視。

  因為還是那句話,這坑內的荊棘獸是3s級的傳說生物,他們不敢分心。

  尤其也在下一瞬間。

  ‘嘩啦啦’地面輕微震動,大坑旁的巖石向大坑內滑落。

  眾人心緊了一下,果真看到了一只身長有百丈、形似黑熊的直立生物從大坑中爬出!

  單論這樣的體積,他們聞所未聞,實在是震撼,站在半空中,這只生物前方的自己,就像是人類觀看一座高山!

  江蒼手持雙刀戒備,它的體質是‘40’,正好卡在了天人境的邊,但好似又進步不前?

  同時,這只荊棘獸體表毛發泛著灰光,正用燈籠大小的眼珠,兇狠的打量著半空中的江蒼等人。

  但這只荊棘獸好似是真有些討厭雨水,打量江蒼等人幾眼后,就悶吼一聲,一甩如房屋大小的手掌,‘嘩啦啦’抽動了四周的巖石向著眾人砸去,它的身子卻又緩緩向著大坑內窩去。

  江蒼與眾人朝旁閃躲。

  衛城主是一改之前的穩住,手持長槍,輕易破開飛來的巨石,又在空中蓄力踏了一步,化作一道流光,直向著荊棘獸的頭頂扎去!

  呼!

  一陣大風吹過。

  荊棘獸轟然有些笨重的轉身,手掌向著襲來的衛城主砸去,但卻打了一個空,拍在了地面上,砸碎了一堆碎石蹦飛。

  可也是它這么一躲,衛城主一槍實打實的刺在了它的肩膀上!

  只是荊棘獸的皮毛上灰光一直泛起,完全硬挨了這一擊,鋒利的槍尖刺不進去,使得槍身有些彎曲。

  ‘啪嗒’,之前在半空中的眾人,也在衛城主出手的時候,一同拿著兵器分別刺砍在了荊棘獸的背部、頭顱,手臂處。

  但如今的情況和衛城主一樣,根本破不了荊棘獸的防御。

  江蒼一刀砍在它的胳膊上,聽著如金屬碰撞的‘鏗鏘’聲音,同樣如此,金色靈氣與匕首也不行,低級有點太低,壓制的太狠了。

  相反,荊棘獸被眾人激怒,一掌反起抓過肩膀,一位s級強者雖然躲過,但還是被荊棘獸的掌風掛到,就被撕下了胸前的所有皮膚,心臟也碎了一半!

  ‘啪嗒’他的尸體從空中落下,余散的掌風中還有些許的荊棘魔法波動。

  荊棘獸踏出了大坑,尋常落下的一腳,把他的尸體踩碎,血水都沒有溢出,被它的巨大腳掌完全覆蓋。

  江蒼凝目,感受著余散的掌風,是明白了這荊棘獸的掌風,可不是普通勁風,而是夾雜著荊棘魔法,相當于靈氣匯集。

  這舉手抬足間,就是無聲無息的靈氣加持,好似融入了本體,本能,不消耗一點勁力,就是天人境?

  不對!

  江蒼閃過了荊棘獸襲來的手掌、掌風,發現這只荊棘獸,強是強,可是只有天人境的體質與靈氣波動,但卻不會天人境的種種妙法,這就是一個破綻!

  或許是物種的限制,也有可能是它沒有被所謂的‘開智’,才使得它卡在了天人境的門檻,只有這臨門這一腳?

  再加上小雨依舊下著,這只荊棘獸煩躁不安,活生生的就像一只野獸,沒有智慧,只有本能的天人境野獸,應該是能拿下!

  不然匕首與金色靈氣都破不了它的防御,這根本沒法打。

  江蒼心下急思,又閃過荊棘獸的一擊,望向了閃至自己身旁的衛城主,看到他目光中的戰意,相信他也是與自己一樣的意思。

  原來衛城主之前所言的‘野獸’,是這個意思。

  空有一身武力,卻沒有相應智慧與禁法的野獸。

  擁有思索智慧的人類是能戰勝。

  可是。

  江蒼在接下來與城主二人一左一右,看似和荊棘獸戰的你來我往,勢均力敵,再加上有這么多強者相助,完全能耗過這只荊棘獸,慢慢找到破綻。

  只是隨著時間流失,眾人都有些疲憊的時候,江蒼又一刀落在荊棘獸身上時,卻發現這一刀是真的砍得結實,還是全力,但這只荊棘獸就是沒事。

  眾人卻都疲憊了。

  且又在這時。

  荊棘獸看到一名強者有些勉強躲過了它的掌風后,忽然張開了嘴巴,好似‘吐息’,一道如水柱般的灰色光波打在了躲閃的那名強者身上,完全覆蓋,侵蝕了他的血肉,又穿到了地面,在山巖間‘轟隆’打出了一個深坑。

  江蒼見此一幕,是忽然覺得好像自己等人一刀砍上去,不痛不癢,但是荊棘獸爆發的荊棘魔法,自己等人閃避不及,好像就死了。

  這樣一來,好像根本就不是勢均力敵?也不是荊棘獸精神萎靡?

  而是不痛不癢,自己壓根就打不過!

  怎么辦?

  找破綻找死在路上?

  江蒼頓步空中,和城主交換了一個眼神,明白這生死相博,也找不到突破口,只能先放緩進攻節奏,省著余力。

  sss級,天人境的怪物,根本無從下手。

  它如今還生龍活虎,拳拳與口齒之間都是夾雜著雄厚的荊棘魔法,看似打上幾天都沒事。

  但自己大宗師的體質,又是偶爾尋找機會打上致命一擊,都消耗了十分之一的體力了。

  其余人,除了衛城主與塔戈、斯洛先生以外,更是夠嗆。

  拖到晚上,自己是還能頂住,慢慢找著破綻,可是他們怎么辦?累死?

  不得不說,這只城主口中所言的畜生,哪怕是沒有智慧,半成的天人,也確實能稱之為傳說。

  再往上,江蒼以武者的境界來言,天人之上,就是破碎虛空,成則,就是真正的仙!

  按修道者來算,元神境界,不也是接近洞虛飛升的半仙了,渡劫成功,就是仙人!

  西游記里的位列仙班的諸位神仙,大致就是這個境界。

  這只天人境界的荊棘獸,若是放在某些仙俠世界內,哪怕是只靠這刀槍不入的身軀,也是一只不得了的大妖了!

  形象一點來說,自己現在不是來尋寶,而是來和‘仙人們’一同來除妖的。

  如今仙人們都沒有辦法了,自己還能怎么著。

  怎么打?

  江蒼長刀摸過荊棘獸的后背脖頸皮毛,帶下了幾根毛發,望著它比山石還大的腦袋,外面不成,從里面打?

  平常它都閉著嘴巴,連吼聲都是悶吼。

  看來只能自己看看能不能在荊棘獸‘吐息’的時候,自己試著打斷一下,讓衛城主接把力,擲出長槍,穿了荊棘獸的喉嚨?

  他武藝高,相信能成功。

  雖然有些危險,不管是打斷荊棘獸的吐息,還是衛城主正面面對,兩人都是與天人境的荊棘獸硬碰硬,失手了,就是挨荊棘獸一巴掌,近距離的還真不一定能躲過。

  可是不這么搞,單看著眾人都泄力了,難道逃跑?

  到時候用重武器打擊,讓它徹底變異?

  江蒼閃過荊棘獸的吐息,望向了西邊另一側的衛城主,不能這樣一直拖著、閃著,總會出事,自己這個估計是唯一的辦法。

  不走,不逃、不拼。

  地面上幾句殘缺不全的尸體,就是前車之鑒。

  來這里的二十三人,已經死了七位了。

  這樣下去,荊棘獸能拖死自己等人。

  ‘從里面打..’江蒼快速傳音眾人,‘在荊棘獸下一次吐息時,我拖著,把它的吐息打斷,你們誰正面面對,看看能不能穿了它的上腭,穿到大腦。或者你們打斷,我去。’

  ‘怎么打斷..’斯洛先生已經不復老紳士模樣,任由雨水淋濕他的金色短發,略顯老態,傳音著,又慌忙躲過荊棘獸的一擊。

  同樣,不止是他,如今還活著的眾人也不知道怎么打斷,可也有點念想,知道多少要硬挨一下?

  可是他們也非常在意江蒼的話,因為如今江蒼還能保持體力,與衛城主作為主站人員,牽引著荊棘獸的大部分攻勢,就證明江蒼的實力不低!

  一位ss級別的沉睡者。

  衛城主曾經也是!

  衛城主如今就非常器重江蒼,聽到江蒼好似有辦法,就躲閃著隱隱靠近江蒼這邊,隨時和江蒼配合。

  江蒼沒有再說什么,又見到荊棘獸稍微張開嘴巴,看似要吐息打向斯洛老先生的時候。

  ‘嘩啦’風響。

  江蒼不僅沒有向著四周閃躲,反而一步踏至了荊棘獸的肩膀脖頸旁,感受著近處的荊棘匯聚波動,沒想過荊棘獸會不會偏頭,會不會一掌拍來,而是一刀向著它的脖頸砍去!

  ‘這..’四處閃避的眾人見到這一幕,是心下一驚,沒有想到這個打斷的辦法,原來這么拼命?

  這么近的距離,荊棘獸要是反咬一口,或者爪子拍一下,就像是江蒼往上面撞一樣!

  且隨著‘呼呼’風響。

  江蒼一刀斬過,荊棘獸身為生物,本能下保護大腦,也猛然終止了吐息,用更快的辦法,一掌朝著肩膀上抓去,像是野獸進食,想要拍抓著江蒼。

  江蒼刀勢頓止,身子稍微一側,雙刀架起,是硬抗了荊棘獸緊隨而來的一掌,頓時‘咔嚓’響聲,長刀盡碎,短刀飛起。

  江蒼體內護著筋骨血肉的靈氣震散,臉色有些泛紅,腦海內有些‘嗡嗡’作響,可又一咬舌尖,猛然清醒,接著余力,朝后跌飛方而去,躲過了荊棘獸追來的一擊。

  但也是這時,衛城主身體沖在了荊棘獸的面前,一抖長槍攜帶著靈氣擲出炸起,從荊棘獸未閉合的口中穿過!

  荊棘獸猛然合上嘴巴,想用牙齒擋著,卻慢了一步,長槍‘呲呲’作響,從荊棘獸的上腭穿過,停在了它的大腦中!

  江蒼落在地面上,接連后退,帶起了泥濘,退了約有十丈,當看到百丈外的荊棘獸沒有再追,反而緩緩落下的如小山手臂,自己才活動了一下胳膊,有些酸,傷著手肘的筋骨,衣衫下淤青一片。

  但自己與衛城主二人合力,這只荊棘獸卻是眼神漸漸暗淡下來,灰光消散,身體如大廈傾斜,‘轟隆隆’砸在了地面上,地面震動,帶起了不少碎石蹦飛。

  “死了..”斯洛先生捂著胸口咳嗽了幾聲,又忽然一放松,從空中落下,一屁股坐在了泥濘的地面上。

  剛才他是吸引火力,引著荊棘獸吐息的。

  西邊,塔戈放下了手里的長劍,是眼睛瞇了起來,望向了正活動胳膊的江蒼,心下驚異,又失笑,沒想到江蒼的實力竟然這么高?

  自己剛才還是低估了!

  這位江先生不僅在速度上卓越,并且在力量,竟然也可以和天人境的荊棘獸對拼一記后,不受傷、不死。

  ‘幸好之前沒有得罪他..也邀請對了..’塔戈還不如斯洛,見到荊棘獸死后,自己也是躺在地面上,仰面望著雨露,不想動上一動。

  衛城主殺了荊棘獸之后,是笑著終于喘了幾口氣,大約判斷了一下‘方向’,就從一位強者手里拿過一柄刀具,向著荊棘獸的尸體切去。

  并且也許是荊棘獸死后,勁力渙散,沒了天人境的靈氣加持。

  這把做工不錯,但是遠遠比不上江蒼兵器的長刀,如今在東歪西倒的眾人看來,卻輕易的劃開了荊棘獸的堅硬皮膚。

  可是江蒼仔細望去,衛城主站在荊棘獸的胸前,挪動著刀刃,伴隨著灰色的血液從尸體處流出,衛城主臉色慎重,胳膊上的灰色氣息泛起,還是有些謹慎,也有些吃力的在切割。

  ‘頂尖荊棘在它的體內..’江蒼也感知了一下,發現荊棘獸的心臟處確實有荊棘魔法波動,哪怕是它已經死去,但是波動依然不減。

  自己之前還以為是它本身的荊棘波動,但是如今看來是‘頂級荊棘!’,還是在它的心臟位置。

  難道它把頂級荊棘作為了‘內丹’,心臟?

  如果是這樣,好像也能解釋它的魔法為何無窮無盡。

  江蒼思索著,靠在一顆大石頭上,望著天空中的小雨,用雨水抹了一把臉,不去想了,能打贏行了。

  受人所托,幸不辱命。
全球諸天時代最新章節http://www.rlmowf.live/quanqiuzhutianshida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鳳御九州叢林戰神最強戰神最強狙擊手戰神之王籃壇第一外掛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重生女神超兇噠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總統大人來官宣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