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田園小針女

第八百一十一章 南字

田園小針女 | 作者:西蘭花花 | 更新時間:2019-10-10 01:03:3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都市之最強狂兵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諜影風云重回八零盛世農女農家小福女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大佬寵妻不膩逆天邪神
  宮論稍稍放下了心,沒有出聲阻止,看著月翠將那帕子捧著遞到了姜寶青手上。

  姜寶青將那帕子展開,以手心托著,仔細的看了起來。

  唐氏在一旁,聲音有些尖酸刻薄:“怎么著,這證據都擺在眼前了你別說是假的吧?……這料子老夫人那也有,繡工一對比就能看得出來,確確實實是你那好妹妹的手藝。姜氏你不會連這個也想耍賴吧,笑話了,你若當真豁出臉面去硬要說這不是你妹妹的繡活,那我們就去外頭繡坊找個繡工大家好好來比比看,看這塊帕子是不是出自姜晴之手!”

  姜寶青把帕子收在掌心中,抬頭朝唐氏微微一笑:“三夫人別急,我沒說這帕子不是阿晴繡的啊。”

  姜寶青這話一出,唐氏心里就咯噔一下,隱隱覺得有些不好。

  翟老夫人卻是沒想太多,她蹙著眉頭,冷哼道:“既然你自個兒都承認了,那你妹妹這種傷風……”

  “老夫人!”姜寶青倏地抬高了聲調,打斷了翟老夫人的話。

  翟老夫人在宮家向來說一不二慣了,被打斷了非常不悅,再加上她本就不喜姜寶青,這會兒更是怒不可遏:“到底是鄉下出身的!一點家教都沒有!”

  姜寶青冷冷道:“老夫人哪里話!您德高望重,這般草草就給人下了定語,這種輕浮的事,作為孫媳婦哪里能袖手旁觀!孫媳婦這都是為了您!”

  翟老夫人再一次被姜寶青氣得話都說不出來,捂著胸口瞪著姜寶青:“你竟敢說我……說我輕浮?!”

  月翠輕車熟路的上前給翟老夫人順著胸口,低聲勸著翟老夫人消消氣。

  翟老夫人這回是氣得狠了,揮手拂開了月翠的手,青著臉,怒聲道:“姜氏,我看是平日定國侯府對你太過縱容!讓你生出了這等忤逆不孝的心思,竟然敢這般說長輩!”

  姜寶青不卑不亢的沉沉笑了下:“老夫人,孫媳婦沒說您輕浮啊,只是說這事有些輕浮,孫媳婦也是為了阻止您犯下這等不雅的錯誤。”

  翟老夫人怒極反笑:“好,好一個為了阻止我犯下錯誤!你倒是說說看,這帕子連你自己也說是你妹妹親手所繡了,怎么就翻臉不承認了?!”

  這個時代的女子絲帕,是很私密的東西,除了孝敬長輩,只有感情到了一定程度,才會贈予這等親手所做的私密之物,也因此,小女兒在閨中時感情極好的朋友也叫手帕交。由此可見,親手所繡的絲帕是寄予了一種情感寄托的東西。

  也難怪翟老夫人在姜寶青說這是姜晴親手所繡的時候,便先入為主的認為姜寶青這是承認了姜晴的私相授受。

  姜寶青不慌不忙,舉起手心里的那方帕子:“老夫人是說這個嗎?我確實說這個是阿晴親手所繡,可我沒說這是阿晴送給三弟的啊。”

  唐氏尖酸道:“老侯爺老夫人您看,就這會兒她還在死撐著狡辯呢,這親手所繡的帕子,不是姜晴送給我家論兒的,難不成還是我家論兒偷的不成?”

  宮論眼里飛快的閃過一抹不自在,稍縱即逝,誰也沒發現。

  姜寶青看了唐氏一眼,慢條斯理笑道:“三夫人說得其實也并非全無可能。”

  唐氏驟然變了臉色,恨不得不顧身份上來撕了姜寶青的嘴。

  文二夫人在一旁直嘆氣,婉言道:“寶青,我知道你可能一時接受不了這個,但這帕子就擺在你跟前,你也不能為了給你妹妹開脫,就給論兒頭上扣這種帽子好端端的,論兒偷你妹妹帕子做什么?這么做對他來說除了惹一身臟水,還能有什么好處?”

  唐氏有些感激的看了文二夫人一眼:“二嫂說得對!我看姜氏這是為了給自家妹子開脫,不惜拉無辜的人下水了!……老侯爺,老夫人,兩位都是明察秋毫的長輩,可要替論兒做主啊!”

  說著,唐氏還捏著帕子裝腔作勢的哭了起來。

  “三夫人的一片慈母之心可真是令人動容,只是,您先別忙著哭,聽我說完呢。”姜寶青笑了下,直接兩根手指撐開了那帕子的一角,“大家可以盡管看看,這帕子上是個什么字。”

  唐三夫人顧不得哭了,瞪大了眼睛望了過去,但那字是巧妙的化在了繡樣中,唐三夫人看了半晌,才隱隱約約看出似是有個字來。

  至于隔得遠的翟老夫人跟宮老侯爺,那更是看不見了。

  文二夫人扶著梨花雕木椅的扶手,雖然也看不清帕子上面的字,但她卻從很明顯的從姜寶青那氣定神閑的鎮定中,得到了一個訊息。

  姜寶青這不是在故弄玄虛,她是真的有了翻盤的東西!

  文二夫人藏在袖子下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椅子扶手。

  三房那群廢物!

  “那么遠,我可看不見!”翟老夫人很是不悅的冷哼了一聲,示意月翠給她拿上來。

  姜寶青也沒藏著掖著,將帕子遞給了月翠。

  月翠便這般展著帕子一角,呈到了翟老夫人跟宮老侯爺面前。

  翟老夫人湊近了細細的看。

  說起來,姜晴是個蕙質蘭心的,繡工或許不是頂級的,但這心思,卻是自有一種拓樸的巧妙。

  一個小小的“南”字,巧妙的隱藏在了那繡樣的繡線紋理之中。

  若無人指出,哪怕細細的看,若不是懷著一顆先知道答案的心,怕也是發現不了,還以為是巧合。

  宮老侯爺心里倒也是好奇的很,但他當著兒媳孫媳孫女的面,又不好表現的太過好奇,還是翟老夫人算懂他,拿手指戳到了那處“南”字上,宮老侯爺這才發現了問題。

  “南?”宮老侯爺喃喃的念了出來。

  姜寶青點了點頭:“不錯,正是南字。”

  她頓了頓,神色有些似笑非笑的,“老侯爺,三弟口口聲聲說這是阿晴送給他的定情信物,那為何帕子上會繡著一個‘南’字,而不是三弟的名字呢?”

  宮論臉色極為難看。

  他已經意識到了什么,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可能。

  那帕子,是他親手從地上撿起來的,那會兒他不過是剛跟姜晴見面,怎么可能有人會在帕子上給他挖坑?!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園小針女最新章節http://www.rlmowf.live/tianyuanxiaozhennv/,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鳳御九州叢林戰神最強戰神最強狙擊手戰神之王籃壇第一外掛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重生女神超兇噠重生校園:學霸女神,寵上癮總統大人來官宣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